当前位置:主页 > S城生活 >哪来这幺奇怪的文青男子团体!文学超男子诗三连发 >
哪来这幺奇怪的文青男子团体!文学超男子诗三连发
发表日期:2020-06-25 14:32| 来源 :S城生活| 点击数:109 次

哪来这幺奇怪的文青男子团体!文学超男子诗三连发

在《犊月刊No.14》对逗点文创结社社长陈夏民的专访中,曾经提及:逗点的创社之作就是诗集三连发,而今年逗点的六连击之中,也有三位相当特别的诗人:郑哲涵、孙得钦、黄柏轩,他们不仅在同一个时间点出版了《最快乐的一天》、《有些影子怕黑》、《附近有人笑了》,甚至被称为「文学超男子」,几乎可以说是诗坛的男子团体(偶像与否,就暂且不下定论)。

在他们出版诗集连发之前,已经长期在逗点网站上连载《煨煨夫人的烦恼相谈室》,以「拥有烦恼相谈师丙级证照并通过ISO 9002烦恼相谈试验的顶尖烦恼扫除员」的身份,用幽默搞笑甚至无厘头的对话,解决(八成都是他们自己编出来的)读者来信中的疑难杂症,深受读者欢迎,每次推出都引起脸书上的疯狂转载,也已经让许多读者对这三个有趣的家伙印象深刻,有些还以为他们将来出书是笑话集锦或者幽默文学一类,万万想不到,这三位其实都是资深文青,写诗来着。

「一开始,是为什幺踏上写诗这条不归路呢?」

有点让人意外的是,这三个不像诗人反倒比较像搞笑艺人的文学超男子,居然都从高中就开始写诗,骨子里其实是正港文青,虽然外表看来一点都不像文青这两个字给人的刻板印象。

更有趣的是,三人超男子团体中,有两位都乾脆表示:「从高中开始写诗,一开始是为了把妹!」让人忍不住替他们担心:这幺诚实真的好吗?黄柏轩还为此学了吉他,仍然是为了把妹。「可是虽然吉他也会谈诗也会写,结果⋯⋯」郑哲涵也招供自己一开始是为了把妹写诗,后来虽然没什幺用,但写出兴趣就继续写了。


「除了写诗以外,我们也有一个乐团,叫做懒散暴徒。」郑哲涵说。「听起来也很能把妹的样子,但也是个把不到妹的乐团啊。」

语声未歇,黄柏轩已经在旁边拿下眼镜拭泪了。

最后说话的孙得钦很不给前两位面子地劈头否认自己一开始写诗是为了把妹。「就是兴趣,想说总是要找些有趣的事情来做,然后怎幺选择到这个兴趣嘛⋯⋯就有点像填大学志愿那样,我觉得我好像这件事做得不错,我就继续做下去了。」孙得钦相信诗是一种安顿生命的方式,也在这过程中从中得到了回馈。

是什幺样的回馈,让孙得钦一直写下去?

「答案不会是把妹吧?」不知为何话题正经了没几分钟,居然又回到把妹二字上头。「关係到你要怎幺看待你自己,在你慢慢想要找到自己的方向与世界上的定位时,就会在你所做的事情里有所取捨,选择让自己变成什幺样子。」

「当然写到后来就会发现,虽然每个人都有创作的念头,但真正能写下来坚持下来的不多。」孙得钦淡淡地说,而这似乎也为这三个看来搞笑不正经的三人下了注解:无论一开始的动机是什幺,真的能写了十几年还一直写下去的人,心底对文字的情感,毕竟不是一句「以为可以把妹啊」的玩笑话可以简单带过的。

这三位诗人相识已久,都是东华大学创作与英语文学研究所文学创作组的同班同学。在花莲求学的那段时间,没有太多其他娱乐的他们,居然和所上其他同学玩起了「无聊死了但是好好玩」的创作游戏,事后想想,那是一种对自己与其他同学的小型练习。

「一开始是因为我看了村上春树和他的朋友写的一本集子,很有趣,就是互相出题目给对方写,不管对方出什幺题都要写这样。」黄柏轩说,当时是暑假,他们就打电话相约要进行这场创作游戏,结果收到的题目是「天翔龙闪」(漫画《神剑闯江湖》的大绝招),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之后还有「大村拓哉」「啊,被蛇咬」「害羞狂」这类乱七八糟的题目,创作体制不限,觉得有趣的同学们一个一个加入,互相拖稿催稿,甚至指责彼此写得太多太好太认真「打坏行情」,每个月找个时间大家带着稿子一起碰面,一份一份大笑着讨论。这个游戏持续了一两年,在他们毕业前还把所有奇奇怪怪的作品印出来,每个人一份当作纪念。

「这其实是很好的练习,应该说我们所受的训练跟平常写的东西都很文学,可是在写这些东西时就很放鬆很天马行空,出题和答题都是,然后把文学性这种东西远远丢开,我觉得这蛮好也蛮难得的,哈哈哈哈哈。」

这样的创作初衷,让人不难窥见这个逗点文学超男子团体,为什幺分明是资深文青,却总是嘻嘻哈哈。他们并不是飘浮在空中的不切实际型文青,而是切切实实生活着、呼吸着、大笑与痛哭都无比真实的「人」,而诗不过是他们最擅长用来表达的工具,这对多数人相信「诗人都不知道在想什幺」「诗都是看不懂的东西啦」的偏颇概念而言,不啻是极为新鲜特别的。

这幺一想,「文学超男子」的系列讲座中,黄柏轩从瑜伽谈诗与身体的关係,孙得钦谈北野武的电影,郑哲涵则谈都市生活的种种⋯⋯这些不再纯文学,而是直接与身体、娱乐与生活密切相关的主题,其实正是逗点文创结社今年出版的六本诗集,想要告诉读者与群众的核心价值:诗不遥远,诗很生活。

从生活出发,从伤痕里淬炼,从呼吸与踩在地上的步伐里锻造诗句——这样的诗人,这样的诗集,逗点文创结社即将颠覆所有人对诗的想法与概念。

本文收录于《犊月刊 NO.19》,欢迎免费领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