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城生活 >她们的革命不会结束:从《少女革命》到《美少女战士》 >
她们的革命不会结束:从《少女革命》到《美少女战士》
发表日期:2020-07-01 22:21| 来源 :S城生活| 点击数:539 次

在大家的记忆里,不知道何时开始,小时候的动画变成「看不懂」的动画。

看不懂不是搞不清楚动画在演什幺,而是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场面,如果跟内容农场那样「盘点十大小时候看不懂的作品」,几原邦彦监督的《少女革命》应该会名列其中。讲到《少女革命》,又有人想不起来,但如果换个说法「那个爬楼梯时都要唱歌的动画」,大家就会想起来了。

她们的革命不会结束:从《少女革命》到《美少女战士》

「那个爬楼梯都要唱歌的动画」唱着唱着大家还不知道在唱什幺,这种不知道在干什幺却又因为场景太过奇妙而让人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慢慢的某些人就会回想起空中倒悬的城堡,一阵剑击后突然响起的钟声,甚至那个敞胸坐在车子上头说要给人看看世界的尽头的帅帅印度人,即使王子殿下和印度没有关係。

完全看不懂、却给人满脑子深刻的印象,这就是几原邦彦监督作品的特徵,在这部动画里面隐藏着同性爱、近亲相姦、内心隐藏的绝望感,命运改变之人的疯狂与想像,但都躲在隐晦的暗示之后;这样的动画在我国的电视台上播出,当年的爸妈还真的不知道要怎幺教小孩了,所以1998年买进动画的中视就把它移到晚上十一点以后去了,但是一刀未剪,该有的都有了,于是当年的网路上大家便流传着要看中视版,而不是中都卡通台的版本。

即使那些该剪的都剪了,王子大人坦胸露背的「世界尽头」毕竟是关键剧情,要剪也剪不了太多,于是那个年代的网路上便流传着「我的弟弟」的故事,大意就是某位网友五岁的弟弟看了《少女革命》之后,便学着跳上车子在上面展露自己的胸口「让你看看世界的尽头」。

她们的革命不会结束:从《少女革命》到《美少女战士》

要讲几原邦彦,就得将时间再倒回去一点点,回到让人们疯狂到现在的《美少女战士》,几原监督在《美少女战士》中对天王星和海王星之间交错複杂关係的表现手法,尤其是充满了舞台剧「男装丽人」性质的天王遥,在《少女革命》被推展到极致:男装丽人的天上欧蒂娜,演出「为了保护公主,想要成为王子的女性」,舞台是蔷薇花盛开的学园,学生会的成员们穿着和行动就像是贵族,从这里《少女革命》比《美少女战士》更延伸出了舞台的概念,但是这样还不够,还要让音乐及影像更加强烈,舞台才算是完成。

她们的革命不会结束:从《少女革命》到《美少女战士》

于是音乐便採用了寺山修司领导的「天井栈敷」前卫剧团的音乐担当「J.A.シーザー」製作的乐曲,象徵性及难解的歌词,微妙的节拍和咒术般的旋律,造成了王子童话及地下黑暗世界的融合,这也就是上楼梯歌「绝对命运默示录」的由来,即使翻成中文也不知道在唱什幺,毕竟念起来像是咒文般的东西。

再来就是场景的架构这码子事儿,学生会室和决斗场是重要的舞台,採用了多采多姿接近诡异的设计模式,展现出鲜明美丽的美术世界,铺天盖地堆起来的跑车、投球、平交道、打斗后就会自动併起来宛如有着自动机关的课桌椅,满满前卫演剧的演出,要说整个决斗之森是来自凤晓生大人的投影仪的幻象,则这样的演出不只是幻象的一部分,或许也代表着那个90年代世纪末的幻象,也就是各种动画看不懂的由来。

回头看看同时期的《新世纪福音战士》,更在作中安插了许多的幻象、文字和暗示以及抽象思考的结局,从而,动画中的虚实界限跳脱了变身的範畴,虚幻延伸到现实和现实交叠在一起,即使动画自身也未曾是现实,然而在虚幻之上又架构了虚幻,小朋友看不懂,大人更是得再三思考动画中要暗示怎样的讯息,于是人们开始回头去看上个世纪的作品,是否藏了哪些东西,长篇的论文与揣测研究、厚厚的公式设定集便成了试图解读那个年代动画的读本。

架好了这些华丽的场面及音乐,剩下的也就是几原邦彦最会书写的「人」,文雅从容,姿态优雅,衣着华丽的学生会成员及主要脚色们,有着最高贵的地位,却也有着最深刻的黑暗纠结,心底的黑暗和决斗的音乐及「革命」、「打破蛋壳」的意志,决斗的舞台即是人生的革命战争,生存即是斗争,又高贵而又原始的斗争。

十二年后,看几原邦彦执导的「旋转企鹅罐」,故事虽然大不相同,然而生存战略和对世界革命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旋转企鹅罐之后的几年,百合熊岚又带起了一场斗争,跨越物种与爱的斗争,除了花瓣、交叠的双手与没有任何障壁的爱,亲情血缘甚至物种界限通通都不存在,不为了蔷薇新娘,只为了自己打破蛋壳的意志而踏上那个决斗的舞台。

90年代参与「革命」的孩子们通通都长大了,木棉花当年发售的VCD也如同革命的激情一起沉睡,但其实大家依然还在生存,还在斗争,只是从打破蛋壳的斗争,学着在蛋壳外生存的战略,一如欧蒂娜承受了万剑之痛,离开了凤学园下落不明,而蔷薇新娘安希踏上了寻找她的道路,如此凄美浪漫,而成人后观之,也就像「我们的冒险还在继续」,那样满满现实又挑战的结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