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与生活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发表日期:2020-06-17 22:03| 来源 :W与生活| 点击数:165 次

围墙将柏林分成东西,也将西柏林团团围住,竖立近30年不仅成了威权象徵,其生冷丑陋也被两侧居民所痛恨,欲除之而后快。倒下的短短一年内,大多被拆个精光,目前仅剩下少数零星的路段。其中,绵延一公里的东岸画廊是最长的遗迹,各国艺术家以冲破铁幕等主题,在混凝土的墙上彩绘上百幅壁画;而见证美苏坦克对峙、战火一触即发的查理检查哨,也是观光客到柏林必访的景点。

不过,围墙倾倒四分之一世纪以来,论保存的完整度和临场感,全柏林没有一个地方能胜过伯瑙尔街(BernauerStraße)。在这条街上不仅围墙,就连监视塔、铁丝网,以及其间格杀勿论的狭长区域,还有彻夜通明的路灯,都被尽可能符合当时情境地保存下来。陆陆续续扩建多年后,「柏林围墙纪念园区」的软硬体,终于在今年底全部完工。无论是馆内馆外的展览,或沿途的轨迹标示和解说,全都在诉说眼前与脚下所发生过的真实故事。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幽灵火车站与通往自由的地道

为阻止东德人民逃往西德,1961年8月13日清晨,东柏林的军人开始封锁前往西柏林美英法佔领区的所有道路,并在东西柏林的边界搭筑围墙和铁丝网。市中心的伯瑙尔街,不巧就位于边界上,因此出现了东侧一整排公寓被划为东柏林,但公寓前的人行道却属于西柏林的荒谬场景;还有公寓连门口也被围墙堵死,居民被迫从后院进出。围墙将一座城市撕裂成两半,无辜人民成为政治角力的牺牲品,匪夷所思的画面,一幕幕在此上演。

比方说,有位住在三楼的东柏林老妇人,勇敢爬上家里的窗户,直接跳到西柏林消防队在人行道準备好的救生垫上,成功逃到西柏林。一张冷战时期极具代表性的「投奔自由」照片:一名东德边防士兵趁人不注意时,背着枪大胆跳过铁丝网跑向西柏林,也是在伯瑙尔街拍摄。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不过,不幸的是,第一位在柏林围墙失去生命的人,也是试图从高楼跳下的伯瑙尔街居民。围墙刚建好的前几年,东柏林人在伯瑙尔街的地下至少挖过十条逃亡隧道,其中只有三条成功通往自由,其他全被东德的特务拦下。东西德统一前三个月,柏林开始全面拆除围墙,最早也是从伯瑙尔街这一段下手,上百位民众从刚刚才划开的缺口涌进西柏林的照片,在当时曾传遍了全世界。

伯瑙尔街的最西端是地铁站北火车站(Nordbahnhof)。当围墙还在的时候,进出口是封死的,来自西柏林的地铁过站不停,车内乘客看到的月台空无一人,因此有幽灵车站(Geisterbahnhof)之称。两德统一后,北火车站虽然重新通车,走道却刻意维持阴暗,墙上展出的是柏林分裂时残缺不全的捷运路网图,和东德士兵躲在月台暗处监视的照片。

园区内的和解教堂(KapellederVersöhnung),正好位于东西柏林边界,1980年代被东德政府炸毁,近年又在原址重建。祭坛上放的不是圣经,而是厚厚的一本册子,上头记载了上百位所谓围墙受害者(Maueropfer)、也就是被边防部队射杀的逃亡者名字。每天一到中午12点,就有义工在祭坛前朗诵其中一位的生平,邀请教堂内的人一起参加悼念。

教堂隔壁两道高墙围起来的区域,就是德国联邦政府「悼念共党暴力统治受害者」纪念碑的所在地。虽然东西柏林之间,早已不存在人为的界线,城市被撕裂数十年的记忆,对老一辈的柏林人来说仍难以磨灭,每年一到围墙兴建和倒塌的纪念日,这两个地方都会涌入许多民众凭弔。例如三年前围墙兴建50週年的纪念日,当天从早到晚累计起来的到访人数就高达35万。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史达林的草地

如果说,园区的户外展览说的是伯瑙尔街无情又荒谬的故事,是感受高墙底下无处可逃的窒息感、和对城市地景粗暴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展览馆内试图说明解释的,则是美苏二元结构的时代背景,乃至柏林围墙之于21世纪欧洲和全人类的意义。

推开厚重的大门,迎面第一个展览柜,马上让人毛骨悚然:上百根拇指粗的铁针,密密麻麻焊接在地上的铁网,每一根至少有10公分高。远看以为是农夫整地用的齿耙,走近一看才知道是杀人的工具。

原来,这样的装置,使得东德人民即便成功翻过高墙,也可能在纵身跃下时受重伤。东德的官方文件乾脆就称它为「平面路障」,沿着柏林围墙部署了38000个;然而,西德民间取的名字,恐怕更为贴切:「史达林的草地」。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加害者与受害者并列

展览馆展出的大量文件、照片和文物,以及银幕上不断重播的新闻画面,主要回答三个问题:「围墙为什幺兴建?」、「围墙为何能竖立28年?」、「围墙为什幺倒下?」美国总统甘迺迪、捷克七七宪章、波兰团结工联、苏联领导人戈巴契夫,是解答这些问题的关键字,因为唯有从国际情势的脉络,才能理这座冷战时期最具象徵性的建筑,为何能存在这幺久。

然而展览的更精华处,是在说人的故事、也就是被围墙支配和改变的人生:站哨的东柏林士兵、进出不方便的伯瑙尔街居民、被拆散的情侣、分隔两地的亲人、还有挖地道和搭热气球逃往西柏林的年轻人。其中多数都以时代证人(Zeitzeuge)的身份接受访谈,访客可以从整理出来的50多个主题当中,挑选影片和录音,听他们的故事终将能体会,政治对人类生活的渗透为何无所不在。

比如,我听到共党中央总书记的夫人玛歌何内克(MargotHonecker)这样说:「本来就有在什幺情况下应该开火的规定,没有任何人下令射杀。那些人为什幺非爬墙不可呢?这幺笨,真是悲哀。」前后当了26年的教育部长、有东德人民导师之称的她,指的是边防士兵不过是照章行事,一看到逃亡者就开火而已。

听完何内克,紧接是盖佛莱(KarinGueffroy)的声音:「对準胸口按下板机,这当然是谋杀,这些士兵不是听令行事,我认爲他们必须付出代价。」读了解说才知道,她年仅20岁的儿子,在围墙倒前半年逃向西柏林的时候被射杀。东西德统一后,她是第一位站出来控告边境守军谋杀的家属。

这是加害者和受害者截然不同的声音,使人不由得思考国家暴力和民主转型后的刑责问题。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坚持就可推倒高墙

各国观光客第一次来柏林,最想看的就是柏林围墙。历经十多年来的增建,不论是展览馆内全新的常设展,或户外绵延1.4里、总面积有七个足球场大的露天展览,全都赶在围墙倒塌25週年前完工。柏林终于有一处可以同时认识、感受、和追念围墙的场所,从举世闻名的地标布兰登堡门搭地铁,仅需五分钟就可直达「幽灵火车站」。「如果不是市政府成功抗拒建商的诱惑,土地早就卖掉了,」园区的馆长克劳斯迈尔(AxelKlausmeier)在展览馆揭幕的记者会上难掩自豪。

1980年代末,许多东欧国家和台湾一样,都曾经历民主运动的洗礼;可是很少有城市像柏林,不仅冷战和分裂的遗迹保留完好,市中心还留这幺一大块地,来追忆25年前的剧变。园区内尤以露天展览特别受到欢迎,去年的参观人次近一百万,其中六成来自国外。「可见民众对历史的兴趣有多浓厚,只要我们用心呈现,自然就会有人来看,」克劳斯迈尔说;「从一开始规划,我们就强调整体性,从车站、教堂、展览馆、到纪念碑,一块块拼成整个园区,我们最大的卖点,就是历史现场的临场感。」

看起来牢不可破的高墙和党国结构,最终还是被人民的意志推倒,再深的鸿沟也有跨越的可能,这是柏林围墙倒下给世人最重要的启示。在东西德和东西欧结束分裂、走向统合的四分之一世纪后,重新回顾柏林围墙的历史,才可能理解欧洲、乃至人类社会的过去和未来。

今年10月、也就是围墙倒塌25週年日的前夕,美国国务卿凯瑞(JohnKerry)特地来伯瑙尔街,追忆他的少年时光。原来,曾随外交官父亲住在柏林的他,12岁时曾骑着单车游东柏林,在他的记忆里,当时围墙两侧分别代表着「自由与压迫」。在参观后,凯瑞还意有所指的说,纪念园区能「提醒世人,还有许多地方在为自由而战斗」。此时此地他说这番话,难免让在场的记者联想到被俄军入侵的乌克兰和香港的民主运动。

11月9日围墙倒塌纪念日,是今年和平革命25週年庆祝活动的高潮,德国总理梅克尔在这一天也亲自到园区的纪念碑献花,并与前东德民运人士肩并肩在和解教堂悼念围墙受害者。在随后的纪念典礼上,她特别藉着围墙倒下的故事,鼓励世上仍然受独裁和武力威胁的国家和人民,即便一时挫败也不要轻易放弃希望,应该要坚持下去,再找机会集结起来,「连这幺高的障碍都克服得了,可见天下没有什幺事,是非得维持现状不可。」

体验撕裂最具临场感的所在:伯瑙尔街的柏林围墙纪念园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