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家 >怪医大战神猪 >
怪医大战神猪
发表日期:2020-07-09 20:09| 来源 :X生活家| 点击数:565 次
怪医大战神猪

柯文哲二○一二年底因台大爱滋器捐案遭监察院弹劾,日前又被调查局列为「贪渎案的犯罪嫌疑人」,要求他五月十日早上九点半到台北市调处说明,接到调查局通知书的当下,柯文哲抓狂,痛陈这个国家疯了,还决定跳出来选台北市长。

与柯文哲同为陈水扁医疗小组成员的和信医院药剂部主任陈昭姿指出,担任阿扁医疗小组召集人,已让柯文哲深刻体悟司法不公;遭监察院弹劾及贪渎罪名罩顶,更令他对司法体制深感无力,连串的事件,致使柯文哲认为进入政府体制,应该可以有些作为。

柯文哲参选不是嘴巴喊喊,就连假想敌、竞选策略、标语,都认真思考过:「我参选台北市长,不一定要有政党奥援,我可以打一场另类的选举,把所有政见、理念,透过电脑、脸书传递。用这种方式不需要花很多钱。而且国民党应该是推出连胜文,如果我跟连胜文决战,将会是一齣很好看的talk show。」

若是两人对决,柯文哲觉得自己的优势在那里?柯文哲说,连胜文除了体重赢他之外,其他都输,「我连竞选标语都想好了,就用『怪医大战神猪』,应该会有话题吧!」无党政倾向最大的优势超越蓝绿。柯文哲说,这不是在乱开玩笑。

去年就有报导,连胜文跟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现任行政院长江宜桦,是国民党下届台北市长的热门人选。驻美代表金溥聪曾形容,连胜文跟江宜桦角逐台北市长,像是龟兔,连胜文是兔子,江宜桦是乌龟。连胜文幽默回击,有人说再瘦一点可能会像长颈鹿。

在医界总怪咖的柯文哲,用他独特的思维模式,严肃地补了一句他最大的优势是超越蓝绿。其实从二○一一年九月柯文哲一肩扛下爱滋器官捐案责任,不馆是台面上或私底下,都有拱他出来选台北市长的声音,但他只觉得:「大家在开玩笑吗?」

由于之后柯文哲担任前总统水扁医疗小组召集人,外界普遍将他定位为亲绿人士;且他与前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私交甚笃。据解,民进党中央在当时确曾针对柯文哲,及几位有胜选机会的党内士进行民调,柯的民调数字领先,人气颇高。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庄瑞雄甚至曾对外表示,柯文哲是很好的台北市长人选。

相熟的友人说,柯文哲得知,并无太多想法,因为他自认毫无党政倾向,当陈水扁医疗小组召集人是因医者心;与前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友好,单纯是交朋友,算不上什幺政坛渊源。不过,民调数字给了柯文哲立论依据,去年底他因爱滋器捐案遭监察院弹劾,让他首度认真思考参选一事,并直言:「马政府不要逼我失业,如果我失业就去选台北市长。」

陈昭姿证实,柯文哲向来没有蓝绿色彩。她回忆柯文哲答应担任陈水扁医疗小组召集人的过程说,当初陈水扁在狱中身体状况不好,她发动全台特赦连署,也邀请柯文哲加入,谁知遭他一口回绝,理由是陈水扁特赦与否要公民审判。她不放弃,请柯文哲亲自到监狱探望后,再决定是否加入。

没人肯帮扁 才任医疗小组召集人

柯文哲答应到监狱探视陈水扁,并要求看病历,陈昭姿马上要陈致中送病历到台大。柯文哲到监狱看完陈水扁之后,问怎幺不成立医疗小组?大家就推他为医疗小组召集人。陈昭姿表示,对柯文哲来说,从小到大一路走来顺遂,任何事只要他努力一定能成功,但惟独争取陈水扁保外就医及他个人遭遇,让他受到很大的打击。

柯文哲也承认,他的人生从来没有失败过,他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字典里只有不断往前,不可能后退。他本以为,会因为一手推动器官捐赠移植网路登录系统,和器官劝募网路系统而获得医疗奉献奖,没想到却在中年被弹劾,让他很难接受。

对从小到大品学兼优的他来说,「这是一种折磨。」柯文哲首次坦白内心的苦闷,这次又再遭调查局约谈,更在他心中留下难抹灭的伤痕。谈到内心的折磨,柯文哲收起笑容,无奈地说:「我的人生有两大扣分点,一是台大爱滋器捐案,另一个则是担任陈水扁医疗小组召集人。」为此他还前往法鼓山寻求法师开示。

柯文哲强调,他不是扁迷,担任召集人完全是因为没有人肯帮陈水扁,如果纯粹站在医疗角度提供司法单位意见,应不致于被列入黑名单。但事实证明,因为他常为阿扁病情发言,以致在台大爱滋器官捐赠一案里,只有他一人被惩处。

柯文哲说,他是一个科学家,并不想搞政治,但他觉得这个国家疯了,有罪变没罪,无罪变有罪。参选只是一个手段,主要是为了唤起人民的觉醒。

「为了当选而参选台北市长对我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参选是为了推动新文化运动。」柯文哲表示,如果民进党需要替死鬼,他也不排斥代表民进党参选台北市长,但决不加入民进党。习惯弓着背、双臂交叉于胸前的柯文哲分析目前的政治局势,台北市的选民结构非常蓝,若是蓝绿对决,国民党无论推出谁都会赢,民进党推出再强的人也会输。

若他作假帐
政府官员几乎都有罪

这有前车之鉴,柯文哲指出,不代表民进党出征,可能自行参选吗?

柯文哲说,任何事都有可能。

「我不像马英九说了数十次不选总统,最后还是选。所以我不会说不选因为万一哪天我宣布参选,不就像马英九一样吗?」柯文哲表示,这次会想参选台北市长是被逼的,台湾缺乏正义的程序制度让人抓狂,调查局还把他列为贪渎案的犯罪嫌疑人,让他非常火大。

「如果说我作假帐,那政府官员几乎每个人都在作假帐,每个人都有罪。」制度不合时宜就要改,而不是手上拿尚方宝剑随便乱砍。柯文哲语重心长表示,国家的权力应该建构在老百姓身上,并不是由一人掌控权力。

数十年来,蓝绿恶斗的戏码,人民老早就厌倦,对政治早已失去热情,政治人物应有警觉。他说,台湾最可悲的,是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之前连胜文发生枪击案的时候,有百年历史的台大医院发布的新闻稿,全台湾竟有一半的人不相信,更惨的是,台大医院的新闻稿竟没有柯文哲讲的话有效。这是很严重的国家危机。

人民为什幺不相信政府?是目前政府要去深思检讨的。既然不喜欢国民党,为何不乾脆加入民进党?柯文哲给了这样的答案,加入民进党的意义在哪里?如果只为了被提名参选,那就不必了。「我本来就没有要搞政治,会想跳下来,是因为想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

相关推荐